自我厌恶中

© 二宫九次郎
Powered by LOFTER

【山组/SO】《俟河之清》二


#舞架五子设定。年下。


前文点我


4

  一郎差点以为自己见鬼了。可二郎却自然地从路灯的阴影里走进光芒底下,眼睛熠熠生辉。

  那双眼睛,一郎从来不会认错的。

  “你怎么……”来了?怎么来的?

  二郎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

  “走吧,一起回家。”

  “为什么?”

  “怕你走夜路危险。”

  “这算什么理由……”

  二郎又没了回答,只是静静地站在一米远左右,不作任何动作。

  ……叛逆期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妥协的自然还是一郎。不可置否,在认出那人是二郎时他的心脏有瞬间的停跳。

  他叹口气:“走吧。”

  一郎推着单车,二郎跟在车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昏黄的路灯下只有两个人的街道就像上个世纪的旧照片。

  “你从学校过来的?”

  “嗯。”

  “请假了吗?”

  “没有。”二郎说完,又为了让他放心似的,忙不迭补充道:“我明天一早就回去。”

  一郎皱起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明白二郎在想些什么了,可他又觉得可以从二郎的眼睛看出点什么来。那双眼睛里像有一条蜿蜒不尽的长河,因为欲言又止的话语统统被藏在了里头而幽深、湍急,随着沿途光线的明暗变化而波光流转。被这样的眼神从背后直直地注视着,一郎只觉得相当手足无措。

  如果二郎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恐怕就要承受不住了。

  

 

 

  回到家里时已是深夜,其他三个弟弟似乎都已安然入睡。

  他们小心翼翼的回到一郎的房间,刚关上门,二郎就急而重的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因此肩膀显得更溜了。一郎不解地看着他。

  二郎眨眨眼:“你不觉得我们刚刚很像出轨的丈夫把情妇带回家吗?”

  一郎在阴影里微不可察地震了一下。过了几秒,他才尴尬地想起要回话,可是又不知怎么接,最后只好挑起另一话题:

  “你赶快去洗澡。”

  “这么晚了,我怕吵醒他们。”

  二郎偶尔也会显得特别无赖,比如小时候偷吃了东西总是要拖一郎下水的这类事数不胜数。他飞快地脱了上衣罩裤就往一郎的被窝里钻,可即使只有那么短时间,一郎还是看清了他白花花的肉体。

  “快点,你难道还嫌弃你弟弟啊?”二郎上了床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你小声点。”

  初秋的夜晚其实已经很凉爽了,一郎却感到身子有些燥热。他赶紧别过头去,把床头灯关掉后才开始脱衣服。

  他能感觉到二郎的目光在黑夜里一寸寸的吞噬着自己的骨肉。有那么一瞬他真的想直截了当地问出那句话,总好比永远徘徊在边缘上好,可是关键时刻,一条名为“兄弟”的枷锁又把他心里那个自我牢牢锁在最深处。

  人的眼神可以读出很多东西。一郎不是傻子,可是他害怕的是因为自己本身抱有的感情促使他对二郎产生了误解。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们是兄弟这一关系的基础上,否则他们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所以,如果这份关系被他的自作多情破坏了的话,他们就完了。

  “怎么了?”

  寂静的夜里,二郎的声音格外清晰。

  “有点热。”他说,“你别挨着我睡。”

  “好。”二郎虽然说得爽快,动作却是有些不情不愿。等他终于磨蹭到了床的另一边,一郎才慢慢爬上去,感觉床被自己压下一块。

  “晚安?”

  “晚安。”

  也许他这一辈子能谈的恋爱,能有的缘分,都会被扼杀在他的喉咙口里。

  他闭着眼,强制让自己睡着,可是二郎就睡在自己身边,他怎么能平静。一郎甚至能够听到两种心跳声在振动空气,他把自己当作一具尸体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可是在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后,原本应该早就睡着了的另一个人却有了动作。

  他好像翻了个身,可还没完,他爬起来,静坐在自己身边。一郎不安地睁开眼,却发现只能看见投射在地板上的影子显示对方正在凑上前来,于是又慌忙闭上眼睛。

  扑通扑通扑通--两个人的心跳声突然在此时变得一致起来。

  一郎只感觉到眼前覆下一片黑影。二郎微微低下头来,不知分寸的吻在了他的嘴角。

 

 

 

5

  樱井翔。

  汉字共是三十一画,读起来共是五个音节,就算周围的人一直二郎二郎的叫着,可这个名字还是在警醒着他,自己不属于这个家庭的事实。

  刚跟着花子搬到舞驾家来时,邻里的小孩都喜欢拿他的名字来嘲笑他,说他是跟着贱/女人一起过来的野/孩子。而一郎知道了后,说什么也要把那些孩子揍一顿。当然,未果。

  一郎说,那你以后叫舞驾二郎好了,这样别人就不会乱说了。

  二郎犹豫地说,不好吧。

  你比三郎大,有什么不可以的。

  二郎始终记得当时一郎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像自然地接受了自己是舞驾家的一份子。

  一郎教他爬树,教他打架,教他画画,教他怎么帮弟弟们换尿布。他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所以他自然很喜欢他。

  可是二郎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种“喜欢”会变质得如此严重。

  回到学校后,他就开始接连不断地做关于一郎的梦。

  一开始还只是模糊的背影,再然后是浅尝辄止的吻,没有过多的纠缠,可就算只是唇与唇之间的接触,也能让他从梦里醒来后仍久久不能回神。

  他努力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梦。

  可是一个梦之后,是更多相同的梦,就像深埋地下的黄金,一旦被开采出来,哪怕只暴露了一个角,也让人无法忽视。二郎再也无法逃避他的性/幻想对象居然不是任何一个写真明星或者身边的女孩,而是自己的哥哥的这个事实。他把自己整日埋首于书堆中,尝试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可一郎的影像还是挥之不去,如影随形。

  直到有一天梦里的一郎终于脱下了碍事的衣服,而自己抚摸着对方因为疼/痛与快/感而弓起的脊背,一路细碎地吻上去,最后寻到诱/人的唇,堵住了那像猫一般的轻声呜/咽。他们像是最原始的野兽,通过不断交/合的过程以宣誓对彼此的主权,一次又一次。

  他在梦里高/潮,接着,一郎的身影开始在毁灭性的白光里崩塌。等他回过神来时,天还只是蒙蒙亮,远处的城市背后泛起鱼肚白。

  最近几日都是这样,不晴也不阴。

  二郎不太舒服地翻了个身,结果一动弹就感受到了裤/裆间的粘/稠液体。

  他吓了一跳。自己处在热血方刚的年纪,因此倒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只不过……这算什么?

  高/潮后的空虚感逐步开始侵入他的四肢百骸,然后一点一点地往内挤压,心脏开始发疼,像在告诉他不准忘记在梦里对自己的哥哥做了多么背德又绝望的事情。

  可那仿佛是本能。

  他拿手遮住酸涩的眼睛,终于明确地告诉自己:

  樱井翔,你喜欢他。

 

 

 

  “……给我起来。”

  这是一郎的声音,而且明显压抑着怒气,效果极好地把二郎从汹涌的情感里拽了出来。他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一切平衡都被一个轻如鸿毛的吻给破坏了。包括他的伪装,他不正常的迷恋,他的欲望。

  二郎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他看到黑夜里亮起暖光,是一郎打开了灯。

  “你什么意思?”一郎等不及他开口解释就直接逼问道。他的表情很复杂,二郎的心不自觉地扭了一下,所产生的剧烈疼痛差点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

  “我……”

    该怎么解释?梦游吗?可是自己明显是清醒的。难道说被色鬼俯身了?……可是一郎从不怕鬼,说不定还会抓着自己暴揍一顿,然后把鬼打出来。

  “你刚刚亲了我。”一郎提醒他,没让二郎逃避问题成功。他的目光咄咄逼人,但是不难听出他此时的声音与平时的差别。

  二郎知道他在紧张,就像自己一样。

  说来也奇怪,他就是知道很多连一郎自己也不知道的,如果回过神来细细思索,他大概是这些年来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一郎身上。只因他是一片陌生的土地上最先也是最温柔的侵略者,而大多数人都习惯性地把自己最无助的时刻出现的人当作终生的救命稻草。

  所以哪怕他清楚这份感情并不是大多数人所接受的,也无法阻止它逐年累月地瓦解自己的理智,并且在自己意识到以后加快了速率,然后引发了刚刚的事:

 

  他看着一郎,就想吻他。

  好比一个程序,他检查不出这到底出了什么错,可它的确是错的,但他还是任其运行了下去。

 

  二郎再次头脑一热,把一郎从背光的拉阴影里到身边来,然后发现对方在愤怒与惊慌的同时,居然藏着细微又隐秘的惊喜。他无比希望自己没有判断错,不过就算错了,他也打算将错就错。

  什么样的解释,怎么样的世俗规则,都比不上此时的行为更加实在。

  他凭借本能在一郎的唇上青涩温柔地啃咬着,在毫无技巧的单方面掠夺后,对方不甘示弱地开始回击。他的嘴唇其实并不像想象中的一样水嫩,甚至因为干燥而脱了皮,但正因它如此真实,才更让二郎欣喜若狂。

  这个吻是错的,就算因此把他们带入了宇宙爆炸的奇点,可他也义无反顾。

  他们在彼此较劲,期间还撞到了好几次牙齿和嘴唇,不过最先认输妥协的永远都是一郎。他推搡了二郎的肩膀好几下后二郎才反应过来,然后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

  一郎的眼睛里水雾氤氲,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其他。他草草地抹了把脸,通过这样来调整表情,过了好久才正色道:

  “……明早你就给我回学校去。现在我要睡觉了。” 

  一郎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他所说的话那样严厉。他宣告完以后就自顾自地关了灯,背对着二郎躺了下去,背影蜷成小小的。

  一切仿佛又恢复到了情感被点燃之前。

  二郎平复了好一会心情才侧卧在一郎身边,提心吊胆地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一郎没有反抗。

  不是梦。

  二郎心里再次燃起微微的热度,他又尝试着把身子往一郎那边挪了挪。一郎不满地哼哼两声,听起来是真困了。他不敢再得寸进尺,便只得保持着这个姿势躺在床上,然后又忍不住回味起刚才。

  凌晨两点,两个人终于先后进入了睡眠。

-----
就这么点P事我居然写了这么多……
你们觉得在这里结束还是继续写好……反正都确定是He,(统一回复一下之前给意见的GN们qwq)但是继续的话就要等到阿智生日以后才有得更了……

评论 ( 7 )
热度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