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厌恶中

© 二宫九次郎
Powered by LOFTER

【山组】【SO】《由秋转冬》

这次的主题是与陌生人的爱恋XD!!痴汉出没【。】
BGM:二人的纪念日-樱井翔

 

《由秋转冬》

 

*

  清晨的东京还很安静,东京塔像一柄利剑破开了混沌的午夜,晨光穿过光秃秃的枝桠,落在做满了批注的书页上。

  雁过留声,由秋转冬的季节。

  樱井翔一如既往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配合着早餐开始阅读。路过的老婆婆牵着大金毛经过时,向他打招呼。

  “您早。”

  “您早。”

  “今天来得也很早呢。”

  “是的,因为早上记东西会更容易。”

  “今天也请加油啊。”

  樱井向老婆婆道了谢,大金毛朝他叫了几声,跟着它的主人走了。

  樱井重新靠回长椅的靠背,目光粗略扫过,很快找到了之前的进度。被热腾腾的速溶咖啡温暖了的手指轻柔地翻过书页,然后视线不自觉地落在了手腕上的表上。

  六点四十五,还有五分钟。

  他定下心神,继续看下去。

  刚好看到这一页的最后一行时,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公园小道的另一头。今天男人穿的是浅蓝色的秋羽绒服,领口的拉链后是纯白的羊毛衫,再往上,是露出来的一小截脖子,翘起来的发尾让人想起来松脂巧克力。

  樱井翔握着书页的手指一紧。等到男人走到自己面前时,他装作不经意地看到对方经过:

  “您早。”

  “啊、您早。”

  “今天也很早呢。”

  “因为晚了会被骂的啊……”

  男人不自觉地鼓起脸颊。

  “有个很严厉的上司吗?”

  “那倒不是。只是声音很尖,轰炸起来……”

  男人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一副饱经折磨、有些苦海深仇的样子。

  樱井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把书合上,塞进包里。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和您一起走吗?”

  “……我要到筱崎公园。”

  “我方向相反。”樱井有些遗憾,“但至少可以到新大桥那里再分手。”

  男人觉得很有道理的点点头。樱井一手拿着还没喝完的咖啡,一手背起双肩包。因为天生溜肩,所以他不得不一直握着书包带防止它滑下来。

  男人大概是觉得好笑又不好意思吧,一只手遮住了鼻子以下,侧过头不去看樱井,但是颤动的睫毛和嘴角还是出卖了他。

  “可爱。”

  等樱井意识到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时已经晚了。男人转过头来:

  “你刚说什么?”

  樱井恨不得双手合十。可是就算不论手里的咖啡,书包带也会掉下来的吧。

  “十分抱歉!我……”

  “算了。”

  “诶?”

  “我的上司,就是嗓门很尖的那个。”男人又鼓起脸,眉毛纠结在了一起,“总是说我很可爱,工作时也时不时凑过来,有时候还会趁人不注意捏我屁股!”

  他越说越激动,樱井听了却是一阵震惊。

  性、性骚扰?不会吧?虽然的确很可爱,但是遭遇这种事……

  “人渣!”樱井义愤填膺地说。他正视着男人:“我是律师,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帮你告那个人渣的!不对,你应该先辞职的,如果他强留你……”

  在樱井眼里,那个所谓的上司就是个大腹便便的恶心大叔的形象。

  不过自己刚刚也说了可爱不是吗。

  啊,脸疼。

  “……总之,您有需要的话,可以找我帮忙的。”

  男人拒绝得很快,“我不需要。”

  樱井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一堆多么蠢的话。

  自己是谁啊。

  “是吗。”

  “嗯。其实他人很好的。”

  然后两个人就陷入了沉默之中。男人好像并不在意刚刚的小插曲,神情很悠闲的样子,这才让樱井心里好受了一些。

  桥很宽阔,而且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的步调一致地享受着初冬温暖又纯净的早晨,连浑浊的河面在朝阳的照射下也显得波光粼粼。

  下了桥以后,两个人便互相道别。

  “那,再见了。”

  男人微微弯起眼角。

  樱井看着他,不自觉的就想笑:

  “再见。”

 

 

  这是樱井陷入暗恋的半个月以来,他们时间最长的一次对话。

 

 

*

  根据各种各样的少女漫画情节,人们可以得出恋爱一般发生在春天的结论,可樱井偏偏是在这么个季节遇见了那个男人。可见少女漫画的套路一般是不可信的。

  那天是深秋,公园里的枯枝败叶还没有铺满一地。男人穿得很简单,白短袖外套格子衬衫,小老头一样微弓着背。他与擦肩而过的老婆婆主动打了声招呼,这动静让在与委托人密密麻麻的资料大战三回合的樱井抬了头,正好看见那只金毛直往他身上扑的场景。

  因为这个公园环境不错,而且离家近,所以樱井养成在这儿看书的习惯也有不少时日了。可是那只大金毛每次见他不是不理不睬就是直竖尾巴。

  该怎么说呢,眼前的画面就像是狗和猫在互蹭一样。

  樱井甚至莫名地担心这个陌生男人会被金毛扑倒。毕竟声音、外表,都给人一种忍不住想要咬一口试试口感的软糯的感觉。

  其实比起可爱更像是治愈系的,不过怎样都好。

  那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心情,他开始起得越来越早,执著地坐在那个位置等男人的出现。比起他的雷打不动,男人的路过就是时有时无,而且与天气、季节、工作日或休息日都没有多大关系。因此,等到他的出现对樱井而言已经成了一种惊喜。

  惊喜的意思是:

  看见男人的背影就会想手舞足蹈,心里把台词排演了一遍又一遍,可还是容易语无伦次。

  的确是又惊又喜。

 

 

*

  最近几日天气突然又回暖了,男人的穿着又变回了老头一般的标准搭配。不过红色却是意外的衬得他很好看。

  “您早。”

  “您早。”

  令樱井没想到的是,今天男人居然坐在了他身边。吓得他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书折了页。

  ……这可是法文原版的《巨人传》啊。

  “怎么了吗?”

  “没怎么。不可以坐?”

  “不不不,您请。”

  樱井连忙往旁边靠了靠。虽然距离足够安全,可是男人身上很好闻的味道还是直往他鼻子里冲。

  是巧克力面包。

  一个男人身上会有这样并非香水、而是自然形成的味道,真是不可思议啊。

  樱井觉得沉醉在这味道里的自己真像是个变态,但是男人接下来开口的一句话很快把他打回了现实:

  “我的上司啊……总是说我身上很好闻呢。”

  书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折痕。

  那个变态!!!

  “怎么了吗?”

  这下轮到男人发问了。

  “没事。”

  樱井佯装镇定。

  “……十分抱歉。不过说起来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啊,这些不敢和别人说的话却能对你轻易说出口。所以擅自说了这么些唐突的话,上次也是……”

  男人耳尖有些泛红。

  “因为是陌生人吧。”

  “没错!就是这样。”男人看着他:“不过那天的聊天,我真的很开心。”

  “那是我的荣幸。”

  “……不用用敬语的吧?”

  “嗯?”

  “因为你看起来和我是同世代的。”

  “大概吧。”

  这样回答以后,男人却微微嘟起嘴。

  “……还想知道你的年龄的。”

  原来是这样吗。樱井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点开心。

  “我28了。”

  “那我比你大,不过也就大一岁左右吧。要叫尼桑啊。”

  男人fufu的笑起来,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就像因为得了新玩具沾沾自喜的孩子一样。

  一个快要奔三的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啊。

  樱井的脑内只循环着这么一句。

 

 

*

  那之后一个星期,男人出现得比之前半个月以来还要频繁。

  樱井小小心翼翼地同他搭着话,可是几天以后除了干巴巴的“早安”以外,他什么话也没得讲了。毕竟男人对他而言也只是个陌生人而已。而在磕磕绊绊搭话几次都不怎么成功之后,樱井沮丧地选择了闭嘴。

  大概从遇上这个男人开始,他身为律师自傲的巧舌如簧就已经消失了。

  可是那种想要更加了解他的心情还是按耐不住。

  那天他们如往常一样,经过老婆婆时向她打招呼,金毛也照例对他们两个人采取了不同的态度;然后慢吞吞地走过新大桥,准备在桥下分手。

  可是这时身边的人突然踉跄了几步,看上去很不舒服的样子。樱井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怎么了,模糊的视线尽头里的人影就倒了下去。

  那一刻,那些胡思乱想全部消失了,依靠着本能,樱井几乎是条件发射般地接住了男人,却又因惯性带着他一起跪倒在地。好在是寒冷的季节,穿得多,虽然摔得重却也不至于痛。

  稳住身体后,樱井急切地问:

  “你没事吧?”

  男人神智好像还有些不清醒。

  “我……没事。”

  “真的?”

  “低血糖吧。大概。”

  “什么叫大概……不舒服可是要去医院的。”

  “没关系,我的身体我清楚。”男人皱起眉,抓紧了樱井的手臂想要起身又没有力气的样子,不过一会他就放弃了挣扎:“……让我再躺一会。马上就好。真的。”

  “……”

  男人把头靠近了樱井的领口,呼吸浅浅的扑在他脖颈处,身上那股巧克力面包般的香气又直冲而来。

  正因为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他的重量,反而让樱井感觉像在梦里。

  空无一人的桥面上,他们的姿势像极了恋人相拥。

 

*

  有时候想太多,还不如动作起来实在。

 

 

*

  早上六点半出门,在小区门口的公园里找到老地方坐下看书,偶尔会连早餐也一并解决。这是樱井翔整整一个月以来固定下来了的作息。但是自从低血糖事件以后,最后这一条目已经慢慢演变成了给男人带早餐了。

  男人一开始还会说他多管闲事,可是几次以后,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甚至还开始挑刺。

  “早啊。”

  “早……今天又是巧克力味的?”

  “不喜欢?”

  “……那倒不是。”

  “那就赶快趁热解决吧。”

  然后两个人一起慢慢走过新大桥,从一开始的并肩而行到现在,樱井已经不自觉地就会走在男人的后头了。原因很简单,为了保证男人因为低血糖脱力时可以很好的扶住他。

  不过因为自己变着花样给他带不同高热量食物,男人再也没出现这种情况第二次。

  因此樱井的动机就变成了变态的偷窥行为……其实正大光明的那种,各位stk真要以他为榜样才是。

  啊,话题跑远了。

  每到这个时候,樱井就觉得自己真该去居委会好好接受一番思想教育。不过他自己就是个律师,看来这律师当得也足够失败,得回炉重造了。

  可是看到那因为吮吸着热饮而鼓起来的脸颊弧度,翘起来的发尾,还有光洁的后颈就……

  好想吃巧克力面包。

  幸好樱井昨天晚上就在网上订购了一箱,大概今晚就会送过来吧。就算吃不到活的,至少也能睹物思人嘛。

  他对男人已经不是觉得可爱这么简单了。

  随着了解的增进,时间的推移,想要拥抱对方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强烈。

  明明那次身体接触是隔着几层衣服,可食髓知味之后,还想要求更多。

  “你不喝一点吗?”

  男人打断了樱井的迷之妄想。

  “不用了。”

  刚刚这意思是、是间接接吻对吧??

  “那拿去暖手也行。”

  男人执意要求着。

  樱井接过,温暖的纸杯壁把热量传递到他手心里。然后又传遍了全身。

  一如既往的,过了桥两个人就要分手,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那,明天见。”

  “嗯,明天见。”

  看着男人的背影,樱井大概是露出了很诡异的傻笑,然后对嘴喝了一口手里的热可可。

  

 

 *

  气温高了一段日子以后,又降了下来。

  当樱井看见男人被包裹成粽子一样从公园那头的小道走过来时,直觉便告诉他,男人感冒了。

  果不其然:

  “早。”

  “早……啊啾!”

  “感冒了?”

  “嗯……”

  自己要不干脆去转职当预言家好了。

  男人说话的声音比以往更黏糊了,于是樱井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递过去:“给。”

  “谢谢。”

  就连看着他转过身去擤鼻涕的背影,心脏也会狂跳着,血液在持续不断的加速被泵出。

  樱井觉得自己大概也病了。

  那种名为喜欢的心情从原本的幼芽,逐渐长成了参天大树,并且还有愈长愈大,想要破开他小心翼翼维持着的那层界限。

  压抑、反弹、死循环。

  朔风凛冽,就像扑面而来的不是气流而是刀子一样。河面上结了一层混沌的冰,无不在提醒他这是令人感伤的、不适合谈恋爱的冬天。

  “给,早餐。”

  “又是巧克力味?”

  “我喜欢。”

  “……”

  “过几天就是过年了。”

  “……嗯。”

  “新年有什么计划吗?”

  “老爸老妈要去旅行,姐姐要带孩子……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像米虫一样在家过冬啊。”

  “这么说来,我也很闲呢。爸妈和妹妹弟弟回老家了,只有我还在这里为加班奋斗。”

   “诶,过年也没有假期?”

   “不是没假,是没找到可以一起共度新年的人。”

  男人闻言,眼神飘忽不定起来。

  许久,他张口轻呼出一团白雾,又很快消散在冷空气中:

   “……是吗?”

   “嗯。”

  然后就不再说话。

  桥很长,铺满了白色的薄霜,好像穿多少层衣服也挡不住肆虐的寒风一样。他们慢慢地走着,然后越靠越近。

  樱井把咖啡换了一边手端着。

  恰好今天两个人都没有带手套,冰凉的手指极其楔合地交缠在一起,然后紧紧贴合。热度从心底止不住地涌上来,温暖了彼此的掌心,好像他们可以通过这样取暖度过整个寒冬。

  

 

*

  冬天到了,恋爱却才刚刚开始。

 

 

END


---------
我爱山组!!山组使我快乐!!!!
不甜怎么对得起山组的本质!!!【】
 

评论 ( 3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