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厌恶中

© 二宫九次郎
Powered by LOFTER

【山组】《小男友与老情人》(年龄差有)

  十九岁的樱井翔,心存反骨,羽翼未丰,却硬是要上天。
  三十六岁的大野智,沉着稳重,正值壮年,却硬要沉水里。

  樱井翔找了个老情人。
  大野智找了个小男友。

 

  阳春三月,日本列岛全境已逐渐回暖。

  然而大野智却是被包成了个粽子才出门。海上不比陆地,升温慢,初春的海风更是冻得人直打颤。

  他一下楼就看到樱井翔靠在一辆劳斯莱斯边上,傻笑着朝自己挥手。一星期不见,他把头发染回了黑色,原本跟只刺猬一样的雷鬼头变成了服服帖帖的发型,看上去不知道有多乖。

  见大野智一直盯着自己看,樱井翔小心翼翼地问:“我剪这头发不好看?”

  “好看。”大野智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顺毛,“这才有个学生样嘛。”

  “大学是我人生的新开始,当然得正经一些。”一被夸樱井翔就得意起来,他故作绅士地拉开车门,“智君,上车吧。”
 
  作为一个海钓运动的忠实粉丝,大野智成功拉上了他的小男友下海。

  虽然当初以“海钓摧残肤质”为由阻止,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樱井翔在说了一堆“你不爱我了吗你居然想抛弃我一个人去危险未知的海上冒险我们说好有难同当呢做彼此的天使呢”之类的屁话以后,原本心里就有着小期待的大野智便欣然同意了。
 
  热恋期的人,脑子都是摆设。

  船早在前一天就租好了。与大野智相熟的船长头一次见他带人来一起钓鱼,忍不住问:“这是你朋友?”

  大野智还没来得及回话,樱井翔就抢先一拍道:“我是他男朋友。”
 
  大野智只好跟着他的小男友不要脸地点头。

  “……”船长不知道该怎么回话,说了一句“你们自便”就郁闷的去船头抽烟了。

  “我们是不是太招摇了?”大野智有些担心。

  “没事,人家船长什么大风大浪什么没见过。不就是谈个恋爱吗。”樱井翔一锤定音,“走,钓鱼去。”

 

  星期一上课,松本润看着明显黒了一色号的发小,比去中东开垦油田的自己还要惨不忍睹:“樱井翔你是找了个非洲男朋友还是去巴西进行你伟大的足球事业了?”
 
  “钓鱼去了。”樱井翔把脑袋枕臂弯里补眠,声音传出来闷闷的。
 
  “你钓鱼?”松本润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小少爷,“不是鱼钓你?”

  “你真当我弱不禁风?”

  “那你钓上来几条?”

  “……”樱井翔不太好意思说出Zero,于是趴着装睡。但是很快他的思绪就飘到大野智身上去了:

  现在智君应该是在酒吧吧台里补觉吧?明明四舍五入就是四十代的人了,睡觉总像个小孩子一样,毫无防范。

  虽然没有和智君同床过,但是只要想到那一次看到的智君的睡颜,心就忍不住狂跳起来。

  面包脸……是什么味道的?

  好想尝哦。

  可是每一次想要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大野智都会有意无意地逃避着,好像很反感一样。
 
  樱井翔只能通过好似被宣传计划生育好啊的居委会大妈附体然后向全世界宣布他们在一起了这种高调张扬的方式,来平复自己不满的心情。

  不然要怎么和智君开口??恋爱零经验的自己完全不懂套路,说不定这是成熟男人的欲擒故纵。可是大野智的每一个动作都撩拨得樱井翔心痒痒,想要拥抱、亲吻对方的欲望愈滋愈长。

  已经……忍耐不下去了。

 

  “你今儿个怎么不睡觉了?”

  二宫和也一脸看到鬼了一般,他抖了抖手里的毛毯,“你看我还专程给你带了毛毯,以防你睡着了感冒,多贴心。”

  “谢谢。”大野智的表情很忧伤,比二宫和也以往看到的“没钓到鱼”“没钱买画具”“被老板骂了”等一切情境下还要忧伤。他接过毛毯裹在身上,二宫和也觉得再给他个碗就可以扔到街上去骗钱了。

  “怎么,和你小男友吵架了?”

  “好想要和翔君接吻哦……”

  “啥?”

  虽然很遗憾,但事实就是,大野智和他的小男友从交往开始既没有亲吻也没有滚*床*单,仿佛污浊的日本中的一股清流,坚守着纯爱堡垒。

  这不仅是樱井翔第一次谈恋爱,也是大野智第一次和男人谈恋爱。
    
  明明是个小少爷,长相又帅气,还高分考上了名门大学……就是这样一个充斥着精英感的少年,却爱上了一个三十多岁相貌平平的酒吧驻唱。简直就是白富美与打渔的狗血言情故事。

  樱井翔就像是最璀璨的宝石,无需打磨也让人移不开眼。闪耀得大野智有种相形见绌的自卑感。

  “你想接吻,说不就得了?”

  “可是翔君要是讨厌怎么办?”大野智耷拉着眼角,“明明我才是年长的那个,却还像小孩子一样索吻,恋爱也这么不器用……”
 
  “恋爱不就是要主动出击吗?慢吞吞地可是会错过很多东西的,大叔。”二宫和也一拍胸脯:“试探两个字知道怎么写吗?”



  “你试探试探不就得了?”松本润提议。

  “……要是一个没试探好,他讨厌我了怎么办?”

  “你对自己有点信心好不好?他那么喜欢你。”


  --可是,有多喜欢?

  樱井翔一向是个行动派,下定了决心以后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当天课结束,樱井翔就跑到了大野智工作的酒吧。

  熟悉的音色伴随着悠扬的吉他声,仿佛CD音质一般,清晰地回荡在这处小空间里。
 
  大野智身形懒散地坐在舞台上,微微垂下眼睑,低声唱着慢调的情歌,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荷尔蒙。暖色的灯光打在他柔软的短发上,光泽流转,发丝仿佛镀了金。

  当后面的吉他手在弹伴奏时,他闭着眼扭了扭僵硬了的脖子,再一睁眼竟是对上了樱井翔的视线。

  那张脸上的表情从慵懒变为惊讶,然后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有些孩子气的浅笑。

  噗通。噗通。

  短暂的静寂里,是樱井翔被放大了数倍的心跳。
 
  下一秒,清亮的声音又缓缓地流动在狭小的空间中。

  “  どこにいても どんなときでも
    同じ空 见上げて  光集め 届けたいから  
    いつまでも  儚い情热の影 忘れたくはない 
  ……”

  当大野智独独向自己笑起来的时候,樱井翔心里那些名为“喜欢”的感情几乎要溢出来了。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下嘴唇,呆滞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好想、好想与他接吻。

 

 

  “你怎么来了?”
 
  一曲完毕,大野智走到樱井翔身边,伸手把他的刘海往边上撩了撩。挡住了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真是可惜了。
 
  “……我想你了。”

  “不会吧?还不到24小时。”

  刚才与樱井翔的对视,可以称得上惊鸿一瞥。
 
  这双正注视着自己的眼睛,藏匿着万千星河。
 
  樱井翔看大野智又进入了日常发呆,心里有些不满,却还是微笑着,歪着脑袋问:
 
  “你不想我?”

  “想。”
 
  大野智答得不假思索。
 
  “证明一下。”

  “啥?”

  “证明一下,智君有多想我?”樱井翔温柔地重复,舌头有意无意地在舔着嘴唇。

  “……”
 
  大野智噎住了。

  樱井翔这人怎么回事?!!是在勾*引自己吗??是吧是吧???
 
  偏偏少年的微笑让人捉摸不透,好像也在确认着什么。
 
  大野智有些按耐不住了。

  他小心翼翼地前倾着身子,眼看着樱井翔漂亮的脸在自己眼前被慢动作放大,然后……

  “停电了?”

  原本亮堂得很的酒吧突然一下子灭了灯,透过玻璃窗,街上也只有路灯还在茫然的亮着,那点点橙光成为了两个人身处的世界里唯一的光芒。

  人们惊恐地喧闹着,四周不时传来咒骂声和玻璃器皿被打碎的响声。大野智不知道被谁推搡了一把,差点没被从椅子上撞下来,好在樱井翔扶住了他。
 
  “智君?”
 
  “电路老化了吧……”大野智无奈地解释,更加握紧了樱井翔。然后慢慢的,手指顺着线条姣好的手臂往下滑,摸索到对方汗湿了的手心,最后十指紧紧相扣。

  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只能靠这样的方式确认彼此的存在。

  “翔君手里出了很多汗呢,是紧张……唔!”

  --所以天知道樱井翔是怎么准确无误地吻上大野智的唇的。

  少年温热柔软的嘴唇吻起来却带着一股冲劲,就像是有什么一直压抑着而现在爆发了的力量支持着他。大野智可以感受到津液浸入被樱井翔咬破的伤口的微小痛楚,但是这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他放弃了挣扎而是转为享受这个急不可耐的吻,任由樱井翔扣住他的后脑勺,更加放肆地在他的口腔内扫荡,黏腻的水声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清晰地在大野智耳边回响着。

  黑暗是个好东西:不用管大众的视线、不用在意接吻前的小尴尬,而且还有一种偷情的刺激感。

  大野智恍然想起樱井翔似乎还是一个未成年,而已经是大叔的自己却被他主导着吻得七荤八素。精英果然就是精英。那些人被他们视若无物,周围的空气也因为暧昧急速升温……

  直到“啪”的一声。来电了。

  两个人同时受惊地放开对方,一边用手擦去嘴边的银丝。衣衫不整面色潮红,还不敢对视,估计被捉奸也就这场景了。
 

  “智君。”

  “……嗯?”

  “你生气吗?”

  “怎么会?”大野智伸出手抚摸着樱井翔抿着的唇,“我喜欢翔君啊。”
 
  “有多喜欢?”樱井翔的心情写在了他的大眼睛里。

  于是大野智回以了他的小男友如愿以偿的一吻:正大光明的、甜到腻牙的那种。



  “你知道啊。”

 

  樱井翔找了个老情人。

  大野智找了个小男友。

  一切刚刚好。
 
END

__________
我也不知道这是SO还是OS……但是一开始是当作SO写的……

评论 ( 13 )
热度 ( 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