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厌恶中

© 二宫九次郎
Powered by LOFTER

【山组】《星爆》

我发现了
我还是适合写我的小清新
给阿雪的生贺 @牧雪 祝她万事如意

    他的人生始于一场灾难。

    “我什么时候死?”

    樱井翔这样问他。

    作为一个绝症病人,他的语气未免太平静了些。

    大野智抬起眼睛,稍稍、稍稍改变了下说辞:

    “你的人生还很长,我们会尽力。”

    “……好吧,随便。”

    黄毛小鬼撇开目光,深秋的午后光影斑驳,他身上躁动的青春气息在纯白无垢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

    他只有16岁。


    二宫和也说,你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中午他们科室里的几个人聚在一桌吃饭,大野智往常是听着其他人絮絮叨叨而自己埋头吃饭的角色,名字突然被提起,一时间筷子都忘了怎么拿。

    他抬头,相叶雅纪、二宫和也和松本润都看着他。

    “怎、怎么了?”

    “那个三尖瓣畸形的小孩。”二宫和也说,“就算进行手术,术后心律失常而死的比例也很大。”

    “你是说我不该收?”

    “你收都收了,能有什么办法。”二宫叹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大野智瞪着他不说话。好在有相叶帮忙打圆场:“唉,吃饭吃饭,小大你试试这个……”

    大野智默不作声地看着相叶给自己夹菜,完了扒拉两口:“我吃饱了。”


    并不是为了邀功或者出风头。

    

    他只是想赎罪。


    “我听说了,之前有个相同病例的患者死在你手上了,对吧?”

    这个一点也不讨喜的黄毛小鬼采用了最欠揍的说话方式。

    大野智拿着巡查本pia了一下他的脑袋:“所以不想死就乖乖躺好,等会要去做检查。”

    樱井翔瘪瘪嘴,躺回病床上,翘起二郎腿。

    对于医院,他俩的熟悉程度可能不相伯仲。

    “这个花篮谁送的?”大野智瞟向床头。

    “同学。”

    “你在校成绩好吗?”

    “……”樱井翔没答话。

    大野智以为是自己的发言让他难堪了,也是,毕竟染了一头黄毛打耳洞穿脐环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个优等生。接下来却打脸地听见樱井翔说:

    “我本来是可以保送到庆应的。”

    不可一世的小鬼突然没了笑容。就像太阳突然冷却,宇宙突然寂静,蠢蠢欲动的火山口上头突然出现了南极冰层。

    他的胸口跳动的不是心脏,而是一个黑洞。鲜活的生命迟早会被吸到变形,被灼烧被扭曲,然后化作一堆骨灰。

    死亡离他那么近。

    悲伤跟着攀上大野智的眼角,于是他也莫名其妙红了眼眶。

 

    

    某天夜里,有流星。

    樱井翔正在那跟着耳机里的音乐摇头晃脑,唱的都是大野智听不懂的语言,很多年后他才知道那首歌的名字:《wonderwall》。

    大野智站在病房门口,敲敲门框,问:“你去不去看星星?”

    “你们肯放我去动物园吗?”

    “不是,是脑袋上的星星。”

    樱井翔看了眼天花板:“啥?”

    就在大野智以为他说的保送庆应是骗自己的时,樱井翔又从床上跳起来,说:“走吧走吧,智君,我好久没出去透过气了。”

    大野智有些不可思议:“……你叫我什么?”

    “大野桑啊。”樱井翔的表情让人分不出他是认真的还是又在装傻,“喂,你不会反悔了吧?”

    他们搭着电梯上了住院部的顶楼。大野智甚少见到这小鬼兴致如此之高的时候,同时又不免觉得,自己真是老了。

    “大野桑,你谈过女朋友吗?”

    “谈过。分了。”

    “……我等会要许愿,在我死之前一定要交一个女朋友。”

    “挺好的。”大野智想,真是小孩子的想法,不过也本来就是小孩子。

    樱井翔却十分意外地看着他:“我以为你会说我冷血无情。”

    “我在你心里就那么没心没肺吗?”

    “我向我初恋表白时,她说她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樱井翔笑笑,“我这样的活死人,挺让人没安全感的,却还一心想着要耽搁人家女孩子的青春。”

    不知为何,大野智听他这么讲,心里就很难受。

    他艰涩的动了动喉咙,却发现没有办法出声。

    “到了。”樱井翔率先走出电梯。

    迎接他们的,是绚丽壮观的流星雨。

    仿佛是世间万物所组成的洪流自大野智眼前奔腾而过,爆炸式的星光是无尽长夜中铺展开来的熊熊大火,强烈烧灼着他的视网膜。

    樱井翔走在前头,突然转身看过来,眼睛熠熠生辉,竟是比这场光雨还要来得震撼。

    大野智的心脏跳了一下,又是一下。

    砰砰。砰砰。


    后来的樱井翔还是没有交到女朋友。他摘了耳钉,头发也染回了黑色,反正他的桀骜不驯也没有人看,毕竟马上就要入土为安了。

    大野智却在这时准备给他做手术。他不想放弃樱井翔,哪怕手术失败的几率很大,哪怕在此之前已经死过一个差不多年岁的孩子在手术台上。

    “我有那么好吗?值得你这样做。”樱井翔撑着下巴,看他在给自己削苹果。

    大野智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很好。”

    他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怀着什么心思。樱井翔看着看着个子比他都要高了,总说不上是恋童癖。可同性恋估计也是不可能的,樱井翔还天天跟望妇石似地盼着他女朋友呢。

    何况前几天,自己也亲口答应了有空去相亲。

    樱井翔突然捉住他拿刀的手,细细长长的手指居然格外有力,把大野智给愣在了当场。

    “你你你你干嘛?”

    “智君,别害羞嘛。”樱井翔对他改了称呼,笑得像只狐狸:“你来说说我哪里好。”

    大野智眨巴眨巴眼,只觉得自己此刻心如擂鼓,怕不是也得了心脏病。

    ……明明对方只是个小鬼而已。

   “呃,聪明、温柔、懂事、长得好看……”

    “最后这一条也算啊?”樱井翔松手去摸自己的脸,“嘿嘿,智君你是颜控吗?”

    大野智刻意不去看他:“你闭嘴。”

    “我就要张嘴,啊――”

    “神经病!”大野智把苹果往碗里一砸,“我去查房了!”

    “喂,我一手打着点滴,怎么削苹果啊!”

    “那就别吃!”

    路过的松本润看见大野智气冲冲地走出来:“怎么,和你的小男朋友吵架了?”

    “放屁!”大野智情绪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

    “大庭广众之下你用词能不能文雅点?”松本润皱眉。

     大野智文雅地回复:“好的,太阳你母亲。”

    

    再后来――没错,是再后来,手术成功、樱井翔的初恋情人终于舍得来看他一眼的时候。大野智发现那居然还是个外国姑娘,樱井翔跟她用英语交流,而大野智只能听得出个“Yes”和“No”。

    二宫和也捏着鼻子:“啧啧啧,好大一股醋味。”

    大野智不理他。完了那葡萄牙姑娘气冲冲地走了,他被二宫和也推进病房,有些尴尬地问:

    “你和她说了什么?”

    “我说,我要对我的救命恩人以身相许了。”

    “少来了――”

    “是真的。”

    樱井翔打断他的话,神态里有那么一点儿少年人的羞涩,更多的是叫大野智无法抗拒的名为“爱意”的感情。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智君你。”

    他牵着救命恩人长着薄茧的手指,在手背上亲亲烙下一吻,声音微微颤抖。

    “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

    那天恰好万里无云秋高气爽,虽然街景萧瑟却不至寒冷,薄纱窗帘被风吹动,带进来些许和煦阳光。

    正如童话里的场景。

    王子与他所爱的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是回忆结束,大野智却只能从自己的掌缝里窥见破碎的星光。那天樱井翔在流星雨下对他开玩笑地说过:“要是地球也像星星一样爆炸,我们就能一起死了。”

    不只是大野智,全世界都在为樱井翔陪葬,罗斯福和斯大林死时怕是都没这待遇。

    然而樱井翔死的那天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他对大野智说:“我想吃赤贝了。”大野智说我们食堂不供应这个。樱井翔笑,重复道:智君,我想吃赤贝了。

    大野智合上书本:“……好。”

    于是他没来得及见樱井翔最后一面。

    大野智向樱井翔所说的最初也是最后的谎言,是“你的人生还很长。”

    樱井翔却从来没有对大野智撒过谎。他的爱是真的,死也是真的,大野智也终于明白了他的初恋情人拒绝他的原因:谁对一个活死人付出真心,那就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樱井翔死后的第三年,他去美国研习,听见路边店里放的歌很熟悉,心想自己这个鸟语只懂Hey与YesNo的人一定是在樱井翔的mp4里听到过。

    

    

    Today was gonna be the day,今天,

    but they'll never throw it back to you,并不是悲惨的一天,

    By now you shoulda somehow,至少你现在,

    realized what you're not to do,该知道要做什麼了吧,

    I don't believe that anybody feels the way I do about you now 没有人能够体会我现在对你的感觉

    And all the roads that lead you there were winding,要走的路是这麼的崎嶇不平,

    And all the lights that light the way are blinding,引领的光也是这麼的模糊不清,

    There are many things that,我有好多事情,

    I would like to say to you,想跟妳说

    But I don't know how,但是 我该怎麼做?

    I said maybe,我是说 或许吧,

    You'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你会是我的救命恩人

    And after all,毕竟,

    You're my wonderwall,你就是我的欢愉啊

  

    ……

    “Hey,Japanese!Are you OK?”

    “Guys!He is crying!”

    大野智顾不上路人的眼光,蹲下来捂住自己的脸,低声骂了一句那个小鬼傻瓜。

    

    

     END

    

评论 ( 6 )
热度 ( 86 )
  1. 牧雪二宫九次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緋雪
    很美的結局 翔就像星星一樣我的眼淚也像停不下的流星愛九醬 考試 學業加油 等妳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