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厌恶中

© 二宫九次郎
Powered by LOFTER

《杀完就跑》2-3

提前预警:

#翔智,其余CP请自由心证

#伪全J向,主A

#正剧向,ooc,ooc,ooc

第二章

    [今天气温12-18℃,多云转暴雨,空气湿度92%……]

    二宫和也正在抽烟,接着松本润踢踢踏踏地走了进来:

    “一个人干什么呢?”

    “别过来,二手烟对身体不好。”

    松本不理会,走到他身边,也点起一根,“乌漆嘛黑的一片,有什么好看的。”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座城市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挺顺眼的。”

    “东京安静下来,一般都没什么好事。”

    二宫终于偏过头去看他:“……你指什么?”

    “只是感觉而已。”松本在阳台栏杆上弹了弹烟灰,“毕竟人都是欲望动物。”

    对钱的欲望,对地位的欲望,对肉体的欲望,对活着的欲望。

    而东京,就是孕育它们的子宫。

    堂本刚半夜醒来,发现家里多了个黑衣人,长相很惊艳,却不显得娘气。他安静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一听到动静,黑衣人就睁开了眼:

    “怎么了?”

    堂本刚又气又笑:“我还想问你呢。睡在这干嘛?”

    “怕吵醒你……”堂本光一挠挠脑袋,“我不在的时候没出事吧?”

    “没。”堂本刚说完又想了想,“哦,有个叫樱井翔的后辈找我帮忙给小准带话。”

    “……你少和不干不净的人扯上关系。”

    “最不干不净的人就是你好不好!”堂本刚拧了他一把:“杀手先生,要睡去床上睡!”

    搜查一课,人手不足中。

    长野博一边听着井之原念叨“那两个人怎么还没回”一边查看着樱井俊一案的卷宗。反黑课的长濑智也坐在他对面,比黑社会还要黑社会。

    前门有被突入的痕迹。子弹从眉心射入,血液在0.1mm内……

    当时樱井俊准备拔枪反击,却被狙击手命中。随后在房间里的人清理了指纹与鞋印。

    多人作案。

    “从800米开外一枪毙命。”长野突然问,“你知道有谁吗?”

    长濑挠挠脑袋,“我打过交道的就只有涉谷昴、你家三宅,还有小光。呃,好像最近有个红毛小子挺出名,黑市上找他办人的金额不低于2000万。”

    “叫什么名字?”

    “增田贵久。”

    

    

    台风过境。

    雨声大到吞噬了城市的所有喧嚣。万丈高楼之上是有如死灵一般盘旋不散的乌云,聚成汹涌的暗潮。

   

    经过一个星期,大野智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能够下床自由行动了。

    只是他的听理解障碍似乎愈加严重,得花上半分钟才能明白别人在说什么。

    而在这一个星期内,樱井从没出现过,大野只能从村冲舞子那得知他忙得饭都来不及吃,总算是让樱井家勉勉强强地重新运转起来了。

    而政界那边,由于樱井俊生前人脉很广,所以还有一群系着领带的狼要人应付。光是想想就觉得头大。

    大野听完这些,并没有什么表示。

    两人虽有情人之名,却无情人之实。就连一开始的包养,估摸着也只是那位少爷的一时兴起。

    村冲却以为他是对樱井思念过度,于是就在刚刚,他接到了来自樱井的电话:

    “抱歉,最近比较忙,我等会就来看你。”

    无法拒绝。

    这就是他的人设。

    他垂下眼眸:

    “……好。”

    二宫沉默了一会,把烟给灭了,转身就要走。

    松本叫住他,“哥。”

    “嗯?”

    “我想问你件事。”

    “说啊,磨蹭什么。”

    “……如果有人要杀我,你会怎么办?”

    二宫慢慢凝固住了,少年人青涩浅淡的眉眼泛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意,可是忽的一下,眼中浓厚的漆黑又化开来,好像什么也没出现过。

    “早点睡吧,别瞎想。”

 



第三章

     “松润。”

    相叶雅纪开口唤道。

    风雨未停,松本润带着一身水汽站在玄关,缓缓对上相叶的视线。

    “去见小和了?”

    “嗯。”

    “他怎么样?”

    “挺好的。锦户亮被放出来了,正在那给人摆宴洗尘呢。”松本润翻了个白眼,甩甩脖子,“我累了,先去洗澡……”

    “松润。”相叶用不大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陪我喝一杯吧。”

    “……”

    松本润拿起杯子,勉为其难地抿了一口,露出嫌弃的表情:“这酒掺水也掺太多了吧。”

    “这就是白开水啊。”相叶笑嘻嘻地说,“我听从医嘱。”

    松本润翻了个更大的白眼给他。

    相叶却并不在意,他拿了碟花生米,两人以水代酒,倒也吃得津津有味。

    只是吃到一半,松本突然听见相叶说:

    “松润,我想把银座那边交给你。”

    松本愣了,“为什么?”

    “你是小和的弟弟,而且办人狠,镇得住场子,于情于理都是你。”

    松本想你就扯吧,“我杆门子软,入不敷出怎么办?”

    “那些事不需要你操心,自然有人会帮忙打理的。”

    一道闪电恰好落进相叶漆黑的眼中,叫人看清楚其中并无笑意:

    “松润,我只要你做我最锋利的刀。”



    樱井翔狠狠地吸了一口,令人上瘾的毒雾经过肺部再从鼻腔呼出,在潮湿的空气中弥漫开来。

    黑暗的房间中只有这一点明显的红光,烟雾缭绕,像是上世纪的黑白电影一般充斥着颓靡与美感。

    影影绰绰间一只手从他身后悄无声息地袭来,准确无误地用手生生掐灭了烟头。

    声音与气味都有点像刚下锅的烤肉。樱井从沉思中被惊醒:一直躺在身后大床上的青年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定定地望着他。

    又也许从一开始就是醒着的,毕竟他一向很安静。

    从百叶窗透进来的纸醉金迷映在大野智的侧脸上,光影交错,像是海面上升起的极光。

    “……医院里禁止吸烟。”

    “对不起。”樱井翔看着他的手,“疼吗?”

    大野智轻轻摇头:“不碍事。”

    樱井翔不放心地上前一步,要去捉住他的手。

    这一次大野智没有抵抗,眉眼间是看惯了的温顺,仿佛几天前那个擒住自己的是另一个人。

    他回想起方才冈田准一传给自己的资料。

    太过普通了。就算着手去查,也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那股违和感却在他心里迟迟消散不去。

    “……你身上有血腥味。”

    大野智突然开口。

    樱井脑子里浮现出相叶雅纪的那张脸,可最终还是向大野道出了实话:“来之前我跟人赌了一场。”

    他看见大野眼里流露出好奇的神色,于是继续说了下去:

    “是俄罗斯轮盘。”

    

    

    

   二宫和也静静地看着樱井翔派人送来的录像。

   被抓到出千的那两个人都是相叶雅纪手底下的干部,在这方面是老手了,常常流连于各大赌场,叫人无可奈何。

     按照规矩,被抓到出千的人是要被砍手指的。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二宫和也知道,樱井翔和相叶雅纪其实是一路货色。

    他看见影像中樱井翔慢条斯理地把一把左轮里的其中五枚子弹卸下,然后将枪口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翔少!”这是录像的人在喊。

    “嘘。”樱井按下枪保险,“让他们睁大眼睛看。”

    六分之五的存活率。

    生与死,只在一瞬间。

    砰――

   



   “……真可惜。”

    樱井翔放下枪,故作轻松地道:“看来我命不该绝。”

   没有人接他的话。

   画面内外都静得吓人,二宫和也身后立着的一个个宛如死物,脸色煞白。

   接下来,樱井又将五枚子弹一一上膛。

   这次是六分之一的存活率。

   “你们少东可能没说过,我其实是个赌徒。只不过我不光喜欢赌钱,还喜欢赌很多靠出老千玩不来的东西。”

   樱井将枪递给其中一个人:“请。还是说需要我帮你?”

    “……”

   已经没有必要去猜他的生死了。

   二宫和也关闭电视机:“抓到他们出千的人是谁?”

    “一个刚出头的小子,叫手越佑也。”



――――tbc――――
山组感情缓慢进展中(2/100)
这篇文很慢热……大概三四五章才开始慢慢展开,大家不要嫌弃
风组的关系大家可以猜一猜
以及KK大家应该不雷的吧??这一对也是有戏的。

最后提醒,大家都很黑。
人都是欲望动物。

我去写作业了(逃)

评论 ( 16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