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厌恶中

© 二宫九次郎
Powered by LOFTER

《杀完就跑》0-1

提前预警:

#翔智only,其余CP请自由心证

#伪全J向,主A,出场的前后辈都是我私心

#正剧向,ooc,ooc,ooc




引子

   近十辆警车停在港区某处高级公寓门口,将其围得水泄不通,原本就湿热的空气更加沉闷。

   冈田准一穿过长长的警戒线走到长野博身边:"现在什么情况?"

   “樱井俊死了。”

   “谁?“

   长野博看了他一眼:" 樱井俊, 总务省事务次官,有传言说他涉黑。"

   冈田还想再说什么,井之原就提着证物袋走了过来。

   “指纹和脚印都给被仔细抹掉了,但死者手上有硝烟反应。是不是该交给反黑课?”

   “还早了些,先别急着下定论。”长野问,“死者的家属呢?”

   “长女在日本电视台实习,次子是高中生,我们暂时没有告诉他,只是让他去群马老家小住。长子......”

   “——长子是一家跨国企业的会计总管,叫樱井翔。”

   余下两人一齐看过来:“你认识?”

   冈田点头:“你们通知他了吗?”

   “已经通知了,他现在在赶来的路上。”

   一个小时后,樱井翔驱车赶到了。

   长野博负责带他去认尸。樱井翔长得很像他父亲年轻时的样子,但是五官更精致一些,虽然现在脸色非常不好看,不过也情有可原。

   井之原为他们打开停尸房门,却没有跟进去。

   长野守在门口看着表,五分钟后,樱井翔出来了。

   “不再和你的父亲多待一会儿吗?”

   “......我不太舒服。”

   樱井翔勉强笑道:“不好意思,失陪了。”

   长野回以微笑,并在保证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后目送着这位青年精英走出警视厅大楼。

   同为搜查一课的坂本昌行问:“怎么样?”

   长野抬抬下巴,示意道:“派人跟上去。”

   出门的时候,天空灰蒙蒙地飘起了细雨。

   樱井翔打开车门,一个男子正窝在他的副驾驶座上,全身都包裹在一件厚实的大衣里。手臂环着蜷曲起来的双腿。

   他像是睡了又没睡得很深,听见声响就动了,从喉咙里发出幼猫一般的声音。

   “事情办完了。我送你回家吧。”樱井这样告知他。

   幼猫的眼里浮现出疑惑的神情,但是却顺从地系好了安全带。

   在他的认知里,仿佛并没有反抗这个词。

   樱井深吸一口气后,踩下油门。

   车子自雨中疾驰而去。

   相叶雅纪带了一群女孩子来千叶冲浪,正在兴头上时头顶忽然乌云密布,眼看紧接着就要落雨下来,于是只好悻悻的打道回府。

   他见到松本,首先就是一喷嚏。

   松本退开一步:“小心二宫又说你。”

   相叶从属下手里抽了张纸巾:“小和他出了这茬子事,哪有时间管我。”

   松本皱眉:“人是他杀的?”

   “没有证据。”

   “那……”

   “只有警察才讲证据不证据。其实小和做事一向很干净,可惜这次叫人拖了后腿。而且不要忘了,桂花楼没有查不到的东西。”相叶越过松本,从箱子里拿出一罐冰的饮料。

   松本转身拦住他:“你刚出院。”

   “不是酒,”相叶向松本展示包装,“汽水而已。”

   他摇晃几下后扯开易拉罐,发出畅快的呲啦一声。天地逐渐沉没在沉默的黑里,相叶的脸也跟着阴沉下来。

   见松本还不放松,相叶反而笑了:

 “放心,我还是命要紧的。”


   樱井翔握住方向盘,看似不紧不慢地恰好在绿灯结束之前拐过了十字路口,将尾随的车子甩在后头。

   警察想要的不是杀死父亲的凶手,而是父亲涉黑的证据与他的同伙。

   不过幸好人已经被他甩掉了,就算有路面监控,接下来他要去的地方也不是自己家。到时候让人搬过来就是……

   幼猫一样的男子毫无预兆地凑了过来。

   他没有看樱井,而是直接伸手要去捉方向盘。

   因为对方从来没有做过违抗自己的事,樱井难免愣了一下。

   而就在他走神的这短短空当里,一辆高速行驶的重卡从马路那端出现,并且目标直指他们俩。

   男子乘机抢过了驾驶权。樱井翔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想要摸上腰间,对方却速度更快地用左手死死卡住了他的肩膀关节。

   自己只要稍一用力,就会脱臼。

   樱井翔的脑子里响起“叮”的一声,他侧目望去,却不由得被男子平静的表情震慑住了。

   那是燃起火焰的海。

   十秒钟后,重卡碾过了本田的半边车顶。



第一章

   22日,是樱井俊的葬礼。

   樱井翔穿着一身黑肃立在灵堂门口,宾客们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悲喜,其余站着的人大多都是保镖,在他四周围成一堵墙。

   一个门房模样的人匆匆跑过来,附在他耳边道:“少东来了。”

   樱井点点头。

   相叶雅纪同样穿着黑西装,看起来不是混这条道的,反而像个从杂志封面走下来的模特。

   他身后只跟着松本润,这人樱井听说过,是最近相叶手下风头最盛的一个。

   “你的枪伤还好吧?”

   樱井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率先迎上去。

   “医生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生命力很顽强的。”相叶摆摆手,“不过最近真不太平,你不是也出了车祸吗?”

   “是啊,祸不单行。”

   相叶微微沉下眸子,手按在樱井的肩上,使了点劲:

   “……节哀顺变。”

   松本润看着他们两人,至始至终没有出声。

   这两个人,都可以说是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但区别在于,樱井是忠于家族而选择了退居二线,为家族洗钱;相叶雅纪则继承了他父亲的产业,然后以无人料到的速度大刀阔斧地斩尽了他父亲的旧部。

   所有人都说,他们两个能办大。

   但是能做头的,只有一个。

   樱井翔问:“二宫没有跟你来吗?”

   “小和有个弟弟被抓到局子里去了,正在愁怎么弄出来呢。”相叶笑呵呵地道,“不过我来也没差吧?”

   “那是自然。”樱井有意无意地说,“不过,我可从来没听说他有别的弟弟啊?”

   松本润瞳孔微缩。

   但是樱井和相叶都没有去看他。

  “小翔你想要知道的话,我可以把情报卖给你啊,还可以给你打九折。“

  “算了,我又不是嫌得钱多。”

   相叶问:“你现在算是升职了?”

   樱井苦笑:“是啊。”

   从幕后被推上台面。除了父亲的旧部,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自然也谈不上有多信任他。可以说,现在的樱井家就是一盘散沙。

   而樱井翔要做的,就是那个堆沙堡的角色。

   “我先进去了。”相叶看了眼他们身后,“你去接待别的客人吧,我上柱香就走。”

   “你能来父亲就很高兴了,他一直很喜欢你。”

   “是吗?”

   相叶笑笑,没放在心上。

   松本润谨慎地跟在他身后,与樱井翔擦肩而过时,他听见后者压低了声音说:

   “……你要小心相叶。他疯起来,谁也压不住。”

   松本润不由得怔住。

   为什么要告诉我?如果这是离间计,那攻势未免也太薄弱了些。还是说这是单纯的提醒?……

   他望着前方相叶雅纪漆黑的背影,没有给樱井翔答复,只是若无其事地继续迈动着步伐。

   大野智醒来的时候,正好有护士在给他换点滴。天空是被雨水冲刷过后的浅葱色。他沙哑地开口:

   “我睡了多久?”

   “放心,你没有变成植物人。两天而已。”护士随口答道,“你的男朋友说了要你醒了后亲自给他打个电话。要我借你手机吗?”

   男朋友?

   大野智眨眨眼,很久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樱井翔。

   他只是被买下的一个新人牛郎,待在樱井身边撑门面用的。他也知道,樱井看上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有听理解障碍,相当于半个哑巴,而安静的人总比大嘴巴与八婆要好得多。

   “……我没有他的号码。”

   大野智没有否认。

   “没事,你进来时他留了电话。”护士拿来一个文件夹。大野智照着上面的数字,一个一个地摁下去。

   几声忙音后,电话通了。

   然而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子:“是大野君吗?”

   大野智假装没看到护士的眼神:”……是我。”

   “我是翔少指派给您的生活秘书,村冲舞子。接下来您的起居都将由我负责。您有问题要问吗?”

   “樱井翔人呢?”

   “他现在很忙。您找他有事?”

   “没事,我就问问。”大野智闭上眼,“......我困了,再见。”

   生活秘书,说得好听,其实目的已经非常明确了。

   堂本刚坐在一家复古风格的咖啡厅里,带着贝雷帽的打扮很显眼,所以樱井翔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刚先生。”

  “哦,是翔君啊。”堂本刚摘下耳机,“一个人?”

  “您不也是。”樱井翔问,“光一先生不在?”

  “他去看F1了,你知道的。”

   樱井翔了然地点头。

   他点了一杯黑咖啡,和堂本刚点的第二杯卡布奇诺一块上来的。

   堂本刚只抿了一口就放下杯子,道:“找我有事吗?”

   “您真敏锐。“

   堂本刚没理会他的恭维话,“既然是这样,那就先把枪卸了吧。”

   樱井翔听话地照做了。其实他从小到大都对这个人有着莫名的畏惧感,哪怕堂本刚从来没有做过杀人放火的事。

   “我想让您帮忙带句话。”

   “给谁?”

   “冈田准一。”

   堂本刚歪着脑袋,“原来你在警局搭的线是他。”

   “您错了,在这方面他从来没有帮过我。”樱井翔淡淡道,“他毕竟是个警察。”

   他是个不愿连累朋友的人。如果联系冈田,自己的立场可能会给对方带来麻烦,综合考虑之下,还是身为冈田准一发小的堂本刚最为靠谱。

   堂本刚眸光转了几转:“什么话?”

   “请您告诉他,‘帮忙查一个叫大野智的人。’”


————————TBC——————————-

我已经做好被取关的准备了(闭眼)

评论 ( 29 )
热度 ( 75 )